8455澳门新葡亰

窦庠《金山行》校释

  在著名的蒙学读本《三字经》中,表扬家庭教育成功的事例有:“窦燕山,有义方,教五子,名俱扬。”说的是五代后周(951-960)谏议大夫、燕山人窦禹钧严教五子相继登科的佳话。其实,早在二百来年前,唐代宗(762-779)时的国子博士窦叔向的五个儿子也先后扬名于世。唐宣宗(846-859)朝人褚藏言集窦氏五兄弟诗成《窦氏联珠集》,题注支:“连珠之义,盖取一家之言,以偕列郎署,法五星如联珠。星,星郎也。诗一百首。”

  校释:题注及首联明确讲了今日镇江人所说的“当年金山寺还未上岸”。作者另一首七绝《金山寺》亦云“一点青螺碧浪中,全依水府与天通。”“截、裂、月、雪”皆押上吉“月部”韵。

  此四句写金山景色:晨曦暮霭,水天交映,“积翠”呼应山之青碧;“布金”点题,“插云鸟道”复状山之高耸;“甃”为装饰之意。李贺亦有“腰龟徒甃银”之句,“腰龟”即官员所佩龟章。龟在传统文化中与“龙、凤、麟”合称“四灵”。又“谷、玉”均在“屋部”。从峪、裕、浴等形声字的当代读音,可推知“谷”读Yu音的情况。

  此四句,言金山寺的建筑精美:飞檐凌空,檩椽玲珑,步移景随;登高始于足下,颇富哲理。“跬”,古人之半步。《司马法》云:“一举足曰跬,跬三尺;两举足曰步,步六尺。”《礼记·劝学》曰:“是故不积跬步,无以致千里。”又“护、步”押韵,同在上古音“铎部”。

  “曈曈”,《全唐诗》作“重重”。考:《说文·新附字》“曈昽”,日欲明也,从日童声。“《玉篇》“曈,日欲明貌。”《广韵》《集韵》亦均注“曈昽,欲曙。”皆不合句意。还是“重重”佳。“榜、网、掌”押“阳部”韵。

  古人所说的“珊瑚树”,从今日科学角度看,实为热带海中的腔肠类动物,其骨骼相连形似树枝。郭璞注《上林赋》称“珊瑚生水底石边,大者树高三尺余,枝格交错,无叶。”与之对举的“玻璃”为天然形成的各种发光宝石,本名“璧琉璃”,唐代多省称“琉璃”。宋元之后径称宝石。又“邃”在“物部”,“地”在“歌部”,此两联“物、歌”合韵,与今日声韵相去相远。

  “沉”,《全唐诗》作“沈”。古代与“浮”相对的chen写作“沈”。近现代以后多写作“沉”。“启闭”,《全唐诗》作“闭启”。从声韵角度看,“闭”在“质部”,“启”在“支部”,与在“文部”的“洗”合韵,“闭”较“启”更合适(依三十部上古韵表之排列)。

  “三神山”典出《史记·秦始皇本纪》:“齐人徐市等上书,言海中有三神山,名曰蓬莱、方丈、瀛洲,仙人居之。”此记载又见同书《封禅书》。此与白居易诗句“忽闻海上有仙山,山在虚无缥缈间”有异曲同工之妙:传说的神山仙宫本子虚乌有,最多也只是在丹青的画作上出现。言下之意何如金山现实而美好!“宫”在“冬部”,“逢”在“东部”,此二句“冬、乐”合韵。

  以诘问句呼应对神山仙宫虚无的质证,较陈述句更有力。结末,点《金山行》之题。从音韵角度看,“宅、客”在“铎部”,“隔”在“锡部”,为“铎、锡”合韵。

上一篇:窦庠 简历 - 名人简历

下一篇:没有了